幸福的配方

幸福似乎具有惊人的遗传性。
研究人员认为,在人们一般的幸福等级中,50%至80%的差异,能用他们的基因来解释,而不是生活经历。

当看到提出此观点的著名心理学家海德特引用的所谓“爱笑双胞胎”(giggle twins)——芭芭拉•赫伯特(Barbara Herbert)和达芙妮•古德希伯——的案例,就很容易知道其中的原因了。这两个人都读书读到14岁;在16岁时遇到了自己未来的丈夫;同时遭遇流产;随后两人都生了2个男孩和1个女孩。两人都怕血;喝冰咖啡;有用手掌向上推鼻子的习惯,而且都称之为“squidging”。正如海德特所言,如果不是她们在出生后就被分开,而且直到40岁才遇见(当时她们穿着几乎相同的衣服)的话,这些都不会令人感到惊讶。

两位女士还都有明显的快乐性格,有话说到一半突然笑起来的习惯。海德特说,她们“赢得了大脑皮层抽奖”:在她们大脑左侧额叶皮质的活动较为活跃,这使她们成为海德特所谓的皮质“左撇子”:从出生开始,她们就较少受到焦虑的影响,更容易从负面的经历中恢复。

换言之,不论我们赚多少钱,婚姻有多美好,而且多么高风亮节地生活,对幸福的追求最终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我们与生俱来的基因结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娱乐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