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主义者的胜利

节选自著名作家许知远的同名文章

在这一年的超级女生、和它一个接一个衍生物——“好男儿”、“我型我秀”、“非常六加一”中——这种活动的本质已不断的强化性的展露出来——与节目制作人与参与者喜欢标榜的“有创意”、“充满个性”、“付出努力”的概念恰恰相反,我们是一个热衷于模仿、情感单调、喜欢投机的社会。

看起来这一届的“超级女生”的大部分候选人都是李宇春形象的翻版;那些不疑余力在镜头面前展露个性的年轻人逃不出来自港台、韩国明星的腔调与打扮;宣称自己代表“梦想中国”的制作人,给人印象却是,似乎在他心目中一代青年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卡拉OK高手,或是一名可以在上亿观众前插科打诨的人……

李宇春对于社会的鼓舞情绪,与其说是她代表的那种单纯与健康,不如说是她展示了社会真正的情绪——你不需要刻意塑造自己,没有漫长的等待、艰辛的付出、持续不断的挫折,只等待一股潮流将你推到中心,那个邻家女孩不是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皇后了吗?那些80年代才出生、轻松卖出上百万册的年轻作家,获取几百万美元风险投资的20岁出头的毕业生,他们和各种选秀的冠军一样,是我们时代的英雄。他们不断传达给我们的信息是——世上拥有某种唾手可得的成功。没人谈论他们的艺术天赋、他们的写作才华、商业能力,人们关注的是他们的年龄、唱片销量、资金额度,和他们满脸自得、假装叛逆的姿态。

站在舞台中央、等待被人品评的选秀者,和坐在澳门永利赌场的赌桌旁那个专注的中年男子,有什么类似之处吗?

最初,他们看起来都像是无伤大雅的娱乐,能够释放某种压抑。中国人长期深受传统观念的束缚,缺乏自我展现的空间与机会,在赌桌上的一瞬间,你获得了某种平等与自由。同样的,我毫不怀疑那些舞台中央的年轻人喜欢那种自由感,在展现自我的名义下,甚至才能的缺陷都可以被容忍。更进入一步,他们也都像是对命运的某种反抗,一夜成名与一赌暴富都可能永久地改变你的生命轨迹。

但是如果再深一层的思考,你会发现那种娱乐方式背后,都是我们文化中那种根深蒂固的投机欲望、赌博心态的展现。我们不信任那些长远的东西,也不信任自身努力的价值,我们喜欢的迅速的见效,和别人眼中给予的肯定。

那种“勇敢”地站在舞台上或是轮盘赌前的人,更像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放弃,你无力依靠自身、也不准备依靠自身,而把未来交给那个旋转的轮盘,或是那几位评委、几百万观众的眼光。他们或许都获得了某种满足,站在镁光灯下的15分钟名人,和把口袋里的钱输光之前对命运的虚假的把握感。

当然,投机是人类的共同天性,没人不期待寻找捷径。世界各地都有American Idol节目的翻版,而坐在拉斯维加斯的赌桌前的有各种颜色面孔。但是,我想强调的是,只有在很少的社会,投机心理如此彻底的渗透入日常生活。从乡村里的斗鸡、家家户户的麻将声,到在政治、商业领域的“博一把”的习惯,再到浏览30个电视台,可能其中18个都在选秀的现状……中国社会的确充满了对于短期利益的过度热忱。

塑造这种集体性的投机心理的因素是复杂的。最近的三百年,中国是一个资源紧张感不断加剧的匮乏社会,人们的选择太少,人们期待投机能够改变命运,我记得那句精辟而刻薄说法:“西方人中国人的区别在于,对于西方人来说,赌博和娱乐与概率有关,而对中国人来说,赌博是一场与命运的战争。”它也与中国动荡的社会环境相关,不断出现的农民战争、或过分强大官僚体制有关,所有的人财产、自由、地位、尊严都是不稳固的,它们既不可能传递,更可能随时可能被剥夺;也与中国文化特质中过分的现实性相关,人们不相信独自追求的目标具有意义,他必须要得到他人的迅速认可……

过分的投机热情可能造就一个短期繁荣的畸形社会,却不可能造就一个长期繁荣的健康社会。执着于“15分钟名人“效应的选秀、少年明星作家与明星创业者的社会,也注定无法孕育杰出的音乐家,也产生不了伟大的作家和企业家,整个社会将处于一种激烈却低水准的竞争中。当然,更大的一种可能是,人们根本不在乎这些,“15分钟名人”之后,谁在乎未来会怎样?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新闻与政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机会主义者的胜利

  1. G8说道:

    记党的好儿子王晓峰、袁蕾 王晓峰和袁蕾两位同志是我国著名的文艺理论家、文艺批评家、网络作家和纯真文化顽童。无数网民每日都聚集在电脑前,盼望他们就社会上共同关心的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为了做好宣传工作,突破旧有宣传模式,王晓峰和和袁蕾同志一面以无赖的面目坚持网络写作,一面积极学习党的方针政策,把握国际大环境/国内小环境的微妙变化,以抓住机会打击敌人、清除妄图关心中国平民权利的害群洋马、国际骗子,力图毕其功于一役。 社会上普遍流传着王晓峰和和袁蕾同志出身于农民家庭的故事,他们从小吃尽了苦头,城市的孩子们玩洋娃娃的时候,他们只能和田头的稻草人作伴,他们从小就下了决心,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做人就要做名人。经过艰苦条件下的千锤百炼,他们的文字都极具功力,不但开创了使用“一坨内衣”等优美词汇的先河,而且还频频抛出“被打了”的动人篇章。 由于极高的天赋和对得之不易的美好生活的珍惜,王晓峰和和袁蕾同志对国际上普遍存在的关心中国网路写作者命运的歪风感到厌恶,王晓峰同志对记者说:(洋人)闹什么闹?我在中国不是过得很好?袁蕾同志也向记者表示,对所谓西方普世价值进行“后现代消解”是一条可行的战斗道路。他们都向记者表达了师夷之计以制夷的决心,并表示他们已经在二〇〇六年的三八妇女节光荣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就在这天,他们联手用伪装被封杀的方式打了西方列强一个耳光,狠狠教训了伪善的洋记者们,被广大群众亲切称为“博客门的双枪老太婆”,全国各地的报刊杂志都竞相刊登他们的事迹。王晓峰同志不无自豪地对记者说:想跟我斗?还早呢! 目前为止,王晓峰和和袁蕾同志仍然活跃在网络斗争的前线,他们表面上不关心政治,但是在关键时刻能及时准确地对敌人实施打击,以无辜平民的角色从政治和人格的高度击溃敌人、降低西方记者的信誉。为了坚守网络斗争的阵地,他们也受到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的误解,比如有的群众人云亦云说他们不诚实、甚至说他们是故事《狼来了》中撒谎的小孩儿,王晓峰和和袁蕾同志对此也有些委屈,同时他们也认识到,革命路上的牺牲是难免的,“谁让我们选择了这条路呢?”,王晓峰同志对记者苦笑,进而他又表情严肃地说:只要能成名,能帮助党打击敌人,让我怎么做、摆什么姿势做、做多久都可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