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带黄金甲”背后的革命意义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上面这首诗出自唐末年代农民起义领袖黄巢之手。 黄巢是今山东荷泽人,从小读过书,又能骑马射箭。他曾经到京城长安去参加进士考试。考了几次,都没有考中。公元875年率领数千人在曹州起义,878年继王仙芝(农民起义领袖,自称天补平均大将军)死后被推为领袖,称冲天大将军。

以下诗词解释摘自《唐诗鉴赏辞典》,笔者未加任何改动。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重阳节(九月九)赏菊的风俗,相沿既远,这一天也无形中成了菊花节。这首菊花诗,其实并非泛咏菊花,而是遥庆菊花节。为什麽不用“九月九”而说“九月八”呢?是为了与后面的“杀”、“甲”字叶韵。一个“待”字是充满热情的期待,是热烈的向往。“待”到那一天会怎麽样呢?作者以石破天惊的奇句-“我花开后百花杀”接应上句。菊花开时百花已凋零,这本是自然规律,也是人们习以为常的自然现象。这里特意将菊花之“开”与百花之“杀”(凋零)并列在一起,构成鲜明对照,以显示其间的必然联系。作者亲切地称菊花为“我花”,显然是把它作为广大被压迫人民的象征,那么,与之相对的“百花”自然是喻指反动腐朽的封建统治集团了。“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整个长安城,都开满了带着黄金盔甲的菊花。它们散发出的阵阵浓郁香气,直冲云天,浸透全城。想象的奇特,设喻的新颖,辞采的壮伟,意境的瑰丽,都可谓前无古人。菊花,在封建文人笔下,最多不过把它作为劲节的化身,赞美其傲霜的品格;这里却赋予它农民起义军战士的战斗风貌与性格,把黄色的花瓣设想成战士的盔甲,使它从幽人高士之花成为最新最美的农民革命战士之花。正因为这样,作者笔下的菊花也就一变过去那种幽独淡雅的静态美,显现出一种豪迈粗犷、充满战斗气息的动态美。它既非“孤标”,也不止“丛菊”,而是花开满城,占尽秋光,散发出阵阵浓郁的战斗芳香,所以用“香阵”来形容。“冲”、“透”二字,分别写出其气势之盛与浸染之深,生动地展示出农民起义军攻占长安,主宰一切的胜利前景。

诗中的黄金甲指的是菊花,在张艺谋的电影里被进一步提升为黄金做的盔甲,给起义军战士又加了一份浪漫的情怀,只不过对于黄巢这个人历史上还做过几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可能老谋子拍片太忙不功夫了解。

其一是他攻陈州不下之时,因为老百姓四出逃难,无人耕种,民间乏食,黄巢乃纵兵掠人,将人投于碓磨中,连骨头都磨碎了以供士兵食用,所以名其地曰“舂磨寨”。其二是黄巢曾车载盐渍人尸充作军粮。此外黄巢还毁掉了长安。这个从周代起就已经定为首都的古城已经有了1 500多年的建都历史,在当时是世界公认的最大的城市。黄巢于883年4月负气逃出长安之时,就下令纵火,琼楼玉宇,一炬成灰。从此以后,这里当首都的历史即告结束。《新唐书》中说:“安禄山陷长安,宫阙完雄;吐蕃所燔,惟通衢庐舍。”也就是说,安史之乱时,安禄山进了长安,对于这座宏伟壮丽的古城一点也没有破坏;吐蕃占领长安时,也只烧了一些闹市中的房子。而黄巢撤退时,就下狠心把长安一把火烧光,从此古城失色。

“黄金甲”背后的故事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