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下)

复旦的图书馆始终人满为患,在能那里见到的人有时甚至多过食堂。坐在里面的每个人都在自修,偶尔会有不太勤奋的人拿起本闲书翻上两页,过不了多久便加入到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懒人队伍中去。在一个理应阅读的场所里,享受着读书的快感的人似乎都躲在了角落。

复旦的校园里经常会见到大大小小的横幅,里面往往有着“管理”、“经济”、“人文”、“科技”等流行的词语,好像是各种社团的活动,有不少还被某某企业冠名。宿舍或教学楼的橱窗里贴的多数是广告,有美食、有名牌大甩卖、有低价的参考书等等。大学里似乎是上海唯一见不到小广告的地方,当然也不会有其他地方见不到的东西出现。

复旦里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操着不同的口音,带着同样的表情。如果你在周末去学校,要分辨出已经工作的人和还在读书的人并不容易。那些脸孔上或疲倦、或自信,或冷漠、或快乐,尽管许多人看上去很年轻,但这份年轻中少了轻狂,忧伤中少了迷茫,愤怒中少了骄傲,青春中少了这些还剩下多少激情?

复旦的双子楼突兀地耸立着,没有高高的台阶,没有宽大的草坪,所以人群依然喜欢聚在毛的雕像下练习着英语口语。不远处的学校门口停着几辆小三轮,上面有着欧美大片的DVD和热门的畅销书,为莘莘学子提供着廉价的消遣。

许志远在《那些忧伤的年轻人》里写了一个远去的北大,而我在复旦看到的只是一个大学生新村,学校不再与世隔绝,不再是一个自由懒散的温床,在一片喧哗和骚动中它的形象已经模糊不清,不再为青年提供一个象牙塔,那个象牙塔曾让他们的祖辈远离现实的打扰,寻求梦想和一切崇高、伟大、振奋人心的东西,那些不会为就业提供什么优势、也不会创造多少GDP、却最终推动着人类进步的东西。

年轻的人忧伤是因为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是因为见到了美好的东西被压抑被破坏,是因为爱情的短暂,是因为青春的忧伤可以毫无掩饰。

或许,年轻的定义变了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世说新语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