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业务经营“全”在哪里?

规模扩展和业务扩张,是产业发展的两个基本手段。电信业转型和全业务经营,则是涉及电信业业务扩张的一个概念。但是,从产业角度、资本角度、技术角度、市场经营角度和内部管理角度正确处理规模扩展和业务扩张之间的关系,却是一个表面上看似简单,实质上难以把握的问题。

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把握电信业属性的变化,以及由于属性变化带来的一系列深层次的变革。

电信业发展到现在,它已经从过去的具有制造业属性的“通信服务”,发展到具有软件服务业属性的“信息服务”,具有意识形态和商业传媒属性的“媒体服务”,到具有社会文化属性的“社会网络服务”。伴随着基本属性的多元化,电信业提供服务的产业结构和商业模式也越来越复杂,已经从单纯的“自营服务”发展到合作服务,直到协同服务。

传统上电信业是主营通信业务、特别是电话业务的,无论是固网运营商还是移动运营商,它的商业模式,包括产业结构、监管政策、投资结构、采用的技术、市场经营和管理体制至今还基本上是面向“自营”的电话通信业务的。

电话业务运营商,经营目标就是发展用户,即规模的扩展。这种规模扩展的效果是十分明显的。因为任何网络上的通信服务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用户规模增长时,投资的规模是对数增长的,而收入的增长是线性的(如果维持现有计费模式的话)。

当然,这种同质业务的规模竞争是在地域垄断的格局下,或是地域寡头垄断的格局下才可能出现的。

不幸的是,固网垄断电话业务的局面正在被移动网络所替代。固网运营商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单纯通过扩大用户规模发展自己的电话业务时,通过争取移动牌照,提供移动电话业务来进行业务扩张成为不二的选择。这就是全业务经营理念的由来。

经过几年的努力,固网运营商拿到移动经营权,实现“全业务经营”理想很快就要变成事实,不仅固网运营商全力打做自己的移动通信业务经营团队,社会各界也对固网运营商获得全业务经营以后的发展前景寄予极大的期望。

遗憾的是,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移动电话的普及率已经接近饱和点,移动资费也已经打破坚冰,开始明显的下降。这个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的“全业务”是否来的迟了一点?如果移动电话不仅面临饱和,甚至面临新技术的替代性竞争的时候,我们对于“全业务”是否应该有一些更新的认识呢?

当然,宽带互联网信息服务、基于固定宽带网络技术的IPTV、视频监控服务和基于无线宽带网络的互动手机电视等早已纳入了电信运营商“全业务”经营的视野。但是,如何在这些和电话通信服务具有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的服务环境下运作,恐怕至今还存在一系列的问号。

以固定宽带互联网接入服务为例。这项业务已经开展了多年。2007年中国宽带互联网接入实现了爆炸性的增长,用户已经达到了1.3亿,其在电信运营业务收入中的比例也不断增高,可谓成绩斐然。但是,宽带互联网接入服务似乎还在增量不增收的道路上徘徊。问题其实相当简单,这遵从的还是网络的梅特卡夫定律(注:由3Com公司的创始人,计算机网络先驱罗伯特·梅特卡夫提出的梅特卡夫定律认为,网络的价值与联网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和电话业务不同的是,一方面,网络的“通信”投资由电信运营商承担,而网络的价值由互联网业务提供商获得。另一方面,宽带网络的“通信”能力不仅要支持互联网业务提供商服务的用户的增长,还要支持互联网服务的种类、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数量的增长。这就是说,宽带互联网“通信”服务的投资是指数增长的,而收入是线性增长的。

这种倒挂的商业模式被电信运营商称之为管道,是根本不能成立的,这也是造成现在宽带不宽、封杀P2P、限制多用户上网等现象的原因。实际上,这个问题反而是被互联网信息服务商解决了,这就是“合同制渠道分发”的商业模式,其技术基础就是内容分发网络(CDN)。国外的Akamai,国内的蓝讯,都是在这一条道路上成功的。

IPTV被运营商看成是业务转型的重大机遇,也是必然的。和互联网电视服务彻底打破现行节目播出体制不同,IPTV是把IP技术运用在现有的音视频内容制造和发行体制的框架内提供的服务。所以,电信运营商必须清楚,一方面IPTV需要和属于广电系统的内容制作、内容集成、节目制作、节目聚合以及节目播出机构合作经营,另一方面IPTV和广电系统正在推广的有线数字电视转换中面对基本相同的客户群,同时,IPTV和有线数字电视一起面临无线数字地面电视和卫星数字电视的竞争。这里的矛盾在于,IPTV既要服从现有的体制,和广电的节目制作、播出单位合作,又要和广电的有线电视转换竞争,还要和有线电视一起和无线广播电视竞争。那么,全业务场景下的IPTV的商业模式应该是什么样的?是否要像宽带网络在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大规模部署CDN之后才理解宽带服务的商业模式那样,电信运营商要等到互联网视频服务普及之后,才找到自己的IPTV商业模式呢?只怕到那时,市场已经没有给电信运营商留下多少机会了。

显然,全业务经营的价值,不在于有多少“业务”获得经营的许可,不在于可以把多少业务捆绑销售,而在于在于准确地把握规模扩展和业务扩张的关系,能够理解全业务下的电信业属性,在准确的时间点上开发出由多种业务组成的、有竞争力的商业模式,包括产业结构、监管政策、投资结构、采用的技术、市场经营和管理体制,和产业链各方协同合作,从而在全产业收益的极大化的过程中使自身收益极大化。

点评:杨景老师的文章向来质量很高,这次说全业务也说得很透彻。不过我觉得CDN市场规模和发展前景仍然较难预测,国外的Akamai的发展现在也遇到了阻碍,新技术会把CDN单字节的成本不断下拉,这个市场犹如加速后的硬盘市场,要想大获其利,难!此外,P2P的力量非同小可,对于运营商来说也是非常的头疼。而运营商除了像全业务转型外,另一种做法就是成为一家互联网基础提供商,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回归通信服务的本质。面对互联网的洪流,顺势而为,还是逆流而上,电信业面临艰难的抉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计算机与 Internet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全业务经营“全”在哪里?

  1. 说道:

    师夷之长技以制夷.
    但中国的习惯是,不管什么东西,就拿过来用;哪怕自己不调和,也强颜称好.
    比如这个IPTV,目前的利润真好去算算;肯定比不过卖小龙虾.
    以前发展的小灵通,也好去算算.
    我们当然可以回过来说,从技术上从转型上的意义~~
     
    所以真正转型,是管理者的脑袋和素质要转型,
    要让市场环境,消费习惯转型;
    而不是,大笔一挥指标一压;唉好好的市场都给我们做坏了.

  2. 小西说道:

    走过来瞧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